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查看: 4411|回复: 0

评剧《对花枪》唱词

[复制链接]

793

主题

826

帖子

415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158
发表于 2017-4-28 18: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评剧《对花枪》唱词

老身居住南阳地,离城十里姜家集。
老爹爹自幼学武艺,我的老娘亲贤德称乡里。
未生多男与多女,只生下老身独自己,与我取名就叫姜桂枝。
大比年文帝爷开科举,普天下的众举子赴考期。
有一个淄川的小罗艺,他行走路过姜家集。
一路上受风霜病倒我们家庙里,命在旦夕。
老爹爹把他救回府请医与他调治,病痊愈在客厅又大摆宴席。
小丫环上楼来对我言讲,她言说我的姑娘啊,我的姑娘啊,
咱们府里来了一位俊公子,你何不去看看去。
我带领小丫环把楼下,到在前厅的屏风后边偷偷的相女婿。
见罗艺虽然是大病刚痊愈,却还是精神饱满不萎靡。
说话通文又达理,浓眉大眼他的相貌出奇。
我看罢罗艺我的心欢喜,到在后宅去对我的母亲提。
我对她说,娘啊,女儿我年长到十九岁,愿在娘的身旁孝顺你。
可是娘啊,娘啊,你要懂得女大当嫁男大当娶,哪有个一辈子不嫁人的老闺女。
我的母亲解开了我的话中意,她叫了一声桂枝呀笑嘻嘻。
说咱们府内有位公子名字叫罗艺,论岁数今年才二十一。
要说起来男大两岁倒也般配,可惜是呀外乡之人不相宜。
我一听我的娘她不愿意,我把脸一沉头一低,
小嘴儿一噘扭过去,我梗着个脖子耍脾气,我说一辈子再也别把那个亲事提。
老娘亲一见我生了气,急忙忙与我的父前去商议。
二爹娘应下了这件亲事,就命我们二人拜了天地。
有一日我们夫妻到花园里去玩耍,刀枪剑戟摆得齐。
他问我何人在此练武艺,我对他说,这些个兵刃都是为妻我耍的。
姜门的花枪是绝技,你若是愿意学呀,为妻我就教给你。
这花枪他学了七十二,还有那三十六路他未学齐。
文帝爷二次又开科举,罗艺他进京心切急。
我送他二门以外大门以里,我的知心的话呀对他提。
我言说身怀有了孕,叫他与儿把名起。
他言说生一子名叫罗松,生女起名依着我的妻。
罗艺他进京去赴试,那一年是甲子年闰月,八月十五天明寅时我儿他降生的。
自从罗艺进京去,雁渺鱼沉无信息。
我的罗松儿他年长到二十一岁,我与他定亲娶了妻。
这媳妇也是一位将门的女,所生下孙儿和孙女,
姜门的花枪都学齐,可算得弓马娴熟四海无敌。
我的罗松儿先中秀才后中举,对子马报喜来到姜家集。
亲戚邻居他们都来贺喜,屋里院内挤得满满的。
这个说我的罗松儿好,那个说老身是个有福的。
我正与亲友来谈论,我的儿也进房来面带愁思。
他言说听大街谈来小巷议,说他是个有娘无父的儿呀,一句话问得老身心惨凄。
我与罗艺分别的时候我才二十二呀,老身我今年都六十一。
这几十年的日子可怎么过来的?母子们抱头泪悲啼。
来了个跑外的乡亲言说见过罗艺,他在那瓦岗寨上举义旗。
那我们举家这才离开南阳地,我带孙女和儿媳,家奴、院公和仆女,
跋千山涉万水,白发苍苍来找我的女婿。
命我儿罗松去探信,这般时未回来叫我心急,老身坐在前厅里。


(姜桂枝):
  小罗成你莫要太任性,
  南营里岂容你任意胡行
  儿年幼你怎知道当年的事,
  恨罗艺瞒着我的儿伦理难容。
  想当年在那姜家集招亲学艺,
  为娘我侍奉他三历秋冬。
  我把他当结发山海誓盟,
  现有那当年的花枪作证凭。
  这花枪伴我四十载,
  这上边还有你的爹爹他亲自刻的名。
  为你父我问遍了千村百姓,
  为你父我苦教养你兄长罗松。
  熬过了多少次的兵荒马乱,
  念亲人我数遍了天上寒星。
  我的儿你本是英雄将种,
  却为何平常的理尚未想通?
  为娘我今年六十一岁,
  我怎能平白无故的冒认相公?
  我的姣儿呀,
我就是在你父的床前站一晚,
  也与你的生身母亲一般同。
  你的兄长口口声声把兄弟叫,
  你却是飞扬跋扈地进南营。
  动不动就把你的花枪用,
  你去问问你的父
他的花枪是谁把他教成?

(姜桂枝唱): 跨定战马如云飞,
  我寻找罗艺你个老东西。
  一马扑到山口里---
  (罗艺唱): 老乞婆你是哪来的?
  (姜桂枝): 来者你是瓦岗寨的罗艺罗老爷?
  (罗 艺): 你可是是姜家庄上的姜氏夫人?
  (姜桂枝): 你敢莫与我相识?
  (罗 艺): 相识!
  (姜桂枝): 怎么你认得?
  (罗 艺): 认得!
  (姜桂枝): 我不是杨林老贼---
  (罗 艺): 不是的!
  (姜桂枝): 呸!
  禽兽尚恋有眷意,
  你枉在世上披人皮。
  认不认尽在你,
  好不该差来罗成来对敌。
  要不是我的孙孙好武艺,
  我们全家都死在你的手里,
  老罗艺你这老贼呀!

  (罗艺唱): 我的妻问得我无言对,
  夸雕鞍汗湿锦战衣。
  本应认下是正理,
  话以说出我难收回。
  妻呀,我妻素常明大义,
  带举家回到你那姜家集。
  (姜桂枝): 怎么你要叫我们回去?
  (罗 艺): 是呀!你们回去的好!
  (姜桂枝): 如要不然?
  (罗 艺): 你来看,我老爷的花枪也不是好惹的!
  (姜桂枝唱): 怎么说要卖弄你那好武艺?
  (罗艺唱): 定要与你计高低!
  施展花枪杀进去---
  (姜桂枝唱): 我问你的花枪是谁教的?
  花枪你才学到七十二,
  还有这三十二路你未学齐。
  鲁班门前你耍的什么斧?
  孔圣人府内呀你,你卖《论语》!
  (罗艺唱): 回马三枪我忙使起!看枪
  (姜桂枝唱): 把罗艺打下了马坐骑!
  (罗艺唱): 姜氏妻你当真无有情义!
  (姜桂枝唱): 有情义你怎能不认妻?
  你返来对敌?
  恨上来一枪刺死你!

  
  (罗艺唱): 满面羞愧我屈了膝。
  (众 将): 伯母息怒!
 我问 
连累我八弟受委屈


(姜桂枝唱):
众英雄一个个把罗义责备
贼罗在一旁把头低
老罗艺你手拍胸膛想一想,
  你怎样到的姜家集?
  是谁治病救了你,
  是谁与你配夫妻?
  是谁为你经风雨,
  是谁为你守空闺?
  黑发人把这白发换,
  千里迢迢来寻你。
你灭天良将我逃避
  难道说你自己的儿孙你都不怜惜?
  说什么杨林使的诈降计,
  你自做聪明害自己。
  我责打二将你该知趣,
  教训罗成你该把头回。
  最可恨你不给我留站足地,
  你还跨马提枪来对敌。
  不害羞!你还把回马三枪使,
  老罗艺你把头抬起,
  呸呸!你怎么不要你的老面皮?
  你灭尽天良就由你去,
  我带领着全家大小回到姜家集。

  (罗松唱): 母亲消消气,爹爹已然把头低。
  (罗成唱): 母亲!不孝的孩儿跪在地,
  ---
  
  (众 将): 伯母开恩,我等跪下了!

  (姜桂枝唱):
众位英雄跪满地,
  不由的老身心惨凄。
  一再说至死不见老罗艺,
  众英雄苦哀求我心怜惜。
  罢罢罢!众英雄快请起---

  (众 将): 谢伯母!
  (姜桂枝唱):
  见罗艺气得我紧皱双眉。
  恨上来也该打你四十绣鞋底---
  咳!看看你俩傻闺女,
  听说风就是雨,
  这个刑具可使不得。
  在瓦岗寨上看一看,
  他是何人我是谁?
  要知道的说他不仁义,
  要不知道的该说我桂枝没道理。
  我老来老来打女婿,
  咳!叫我落一个啥名气?
  这一阵才出了我的心头气---
  (罗艺唱): 弄得我满脸灰土一脸泥---
  (程咬金唱): 哎,这是你找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