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查看: 17080|回复: 0

评剧《花为媒》舞台本全剧唱词

[复制链接]

794

主题

827

帖子

42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211
发表于 2016-3-8 11: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评剧《花为媒》舞台本全剧唱词


第一场  拜寿

叫一声妈的儿啊
把衣整一整啊
未上车我这里重整衣领
老身我便在呀头前里走
后跟着月娥女儿花容
来至在大门以里
二门以外呀
瞧见了小轿车
就在门外边停啊
叫一声妈的丫头
你快把车上吧
提罗裙迈莲步
脚踩着板凳

老身我上车来
我把那个车辕跨呀
叫一声车把式
快把骡子轰啊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
人可是不少啊
又只见男女老少
闹闹哄哄啊
也有那骑马与坐轿啊
也有推车担担行啊
骑马那个坐轿哇人家
享不尽的那个福吧您那
推车担担受苦情啊
上街走了我把下街进哪
两边的买卖各不同啊
生药铺紧靠熟药铺啊
烟铺门前挂火绳啊
磁器铺里头碗落碗呦
当铺门前挂黄铜啊
拥拥挤挤我出城去啊
李花白来桃花红啊
挤挤插插往前奔哪
车过吊桥一阵风啊
急急忙忙庄村进
叫一声车把式快把车停

站立寿堂喜气生
愿舅父寿活百岁
您老人家福禄增
转面回身正要叩首
偷看我的表弟王俊卿
幼小时我们两个多亲近
他呼姐我唤弟
我们情深意浓
我二人篱前窗下把书念
花园里你追我赶喜盈盈
三年前
三年前他还是孩童样
如今是潇洒一书生
他面如冠玉红又嫩
启朱唇露出银牙
含笑多情
他貌似潘安多英俊
就好似银河畔的
那位牛郎星
我好似天上织女下凡境
我这表姐
正配表弟王俊卿
奴二十他十九
他比奴家小一岁
听我娘说
他是腊月生奴是正月生
我二人生日时辰正相称
一声姐一声弟
亲上加亲更近一层
听说是他还未曾把婚订
我与他鸳鸯成对
随心如意福可不轻

在家里学了几句寿歌
我一时把它忘净
飘飘下拜跪琉平

叩罢头来一旁站

表姐多才真聪敏
出口成章见性情
曾记得骑竹马同游戏
卿卿我我共鸳盟
当时两小无猜忌
如今长大却避人
你看她秋波婉转含情意
面似桃花百媚生
但愿得结成良缘常亲近
同命鸳鸯不离分
故意上前把话论
我爱表姐
花手巾

第二场  保媒

有道是生铁可得趁热打
船走顺风要抓紧划
买卖要赶那及时价
说媒配对就好象串珠花
串不好那个珠子呀
满地下撒

手拿一支杜鹃花
送与小姐鬓边插

那个小孩今年哪
他才十九岁
他与五可姑娘本是同庚
麒麟配彩凤玉女配金童
佳偶自然定
老爷夫人你们可愿应

第三场  拒婚

对着二堂我犯忧愁
犯忧愁怎么哪么愁
你真是
吃饱了没事竟找别扭
叫声夫人贤德妻
老婆子我的好内助
为什么不养活儿子
偏偏生了一个大丫头
圣人云
不孝有三最大是无后
人活一世草一秋
我今年长五十六
眼看就要六十出头

思想起叫我愁上加愁
倘若是我一命呜呼哀哉
驾返瑶池西方引路
是何人打幡抱罐
顶丧驾灵送到坟头啊

好日子不得好过
你竟把气呕
整天家
之乎者也的信口胡诌
常言说
一个闺女也顶半个子
又何况咱们月娥丫头
读书知礼的说出话儿来
比你都顺流
只要是找上一个好女婿
姑老爷半子之劳
不用你发愁

张家亲事难成就
王太太唤我到李家
来把这亲事求

东西庄南北村常来常往
百家门串遍了
张王李赵刘

提起来这一家
可是真不错
你们本是好亲戚
都熟悉可不用我细说
家住在城东王家堡
王少安的儿子王俊卿
你们两家正相和

第四场  病房

思表姐终日里魂不定
潇洒书斋好似愁城
在寿堂她把罗帕赠
我二人心心相印
暗定鸳盟

劝娇儿宽心且养病
等阮妈他回来便知分明

李家庄的亲事又未妥
进得房去见太太出口气
从头细说

姑老爷的怪脾气
我从来没见过
提起了结亲的事
当时发了火
他不容我细说

允不允由他便到还两可
他不怨你们反怨我媒婆
既不通情又不通理
倒叫我有话无处说
我的天呀
表姐呀

贾俊英:赵立明(饰)
张(德福)派再传弟子

冬去春来留不住
大好的时光好读书
书中自有千盅栗
书中自有黄金屋

表兄啊
表兄问起病情事
提将起来心痛酸
与表姐月娥见一面
有情有意两地牵
央求媒婆牵红线
怎奈是姑丈他不允
难成全

表弟道出相思怨
堪笑他痴情令人怜
表弟呀
你听我良言来相劝
切不可辜负了青春少年
莫学那司马相如当炉恋
要学那
曹子建七步诗一篇
男大当婚女大当聘
尊古之训理所当然

第五场  坐楼花园

张五可坐绣楼心烦意燥
王俊卿拒婚姻真是蹊跷
婚姻事应与不应我不恼
好不该任意地把我笑嘲
恨我是女孩家
不能出门将他去找
若不然
见面评一评丑与娇

想必是自己难辩拙与巧
我何不面对菱花仔细瞧
叫丫环备菱花我自己照

慢闪秋波仔细观瞧
见自己生来的俊
好似鲜花一样娇
头上的青丝发黑如墨染
梳的是时兴髻凤翅相召
鬓边戴
珍珠穿成一对双八宝
插一枝红玫瑰紧压鬓稍
面似芙蓉眉如新月
我这耳如元宝
鼻如悬胆齿如扁贝呀
我这口似樱桃
水灵灵
一双杏眼似笑非笑
戴一对玉耳环临风摆摇
上身穿苏州绣靠身小袄
紧裹着这一掐杨柳细腰
八幅裙腰间系金铃儿绕
走一步当啷啷响
铃啊铃声儿高
对菱花仔细照我样样好
真好似九天仙女下云霄

我早就听说过俊卿好
他没有看见我呀
可为什么乱推敲
可叹我闺阁女谨守家教
深居绣楼上谁也见不着
好似银河隔阻无有通道
哪有个好心的喜鹊
给我们搭上一座顺心桥

真叫人好恼哇
五可越照心越恼
推倒菱花不再瞧
摘去珠花把脂粉抛掉

丫环上楼把话学

张五可未下楼先把衣整
叫阮妈前带路不可高声
女孩家处闺中行要端重
二爹娘若知道
怪罪可不轻
提罗裙放莲步我把楼下

恨楼梯高高低低十三层
出后院且喜得无人行动
太阳高静悄悄鸦雀无声
咱们走吧咱们走吧
咱们走走吧

正行走抬头看花园临近
叫阮妈推园门
你的脚步儿放轻

花园里百花开
好一片迷人地景
蜂酿蜜蝶增香
玫瑰花儿正红啊

他要是总不来
姑娘可不能等
急得的我头发热
心里头直发冷
忽然想起了好主意
我请姑娘报花名给我听

阮妈妈呀
他怎么还不来呀
春季里风吹万物生
花红叶绿草青青
桃花艳李花浓杏花茂盛
扑人面的杨花飞满城
您再报报夏季给我听
夏季里端阳五月天
火红的石榴白玉簪
爱它一阵黄呀黄昏雨呀
出水的荷花婷婷玉立
在晚风前
都是那个并蒂莲哪
秋季里天高气转凉
登高赏菊过重阳
枫叶流丹就在那秋山上
丹桂花飘分外香
心里直着忙手脚都发凉
冬季里雪纷纷
梅花在雪里显精神
水仙在案头
添那添丰韵哪
迎春花开一片金
转眼是新春
可真是急死人哪
我一言说不尽
春夏秋冬花似锦
叫阮妈
却怎么还有不爱花的人
爱花的人
惜花护花把花养
恨花的人
厌花骂花把花伤
牡丹本是花中王
花中的君子压群芳
百花相比无颜色
他偏说牡丹虽美花不香
玫瑰花开香又美
他又说玫瑰有刺扎的慌
好花哪怕众人讲
经风经雨分外香
大风吹倒梧桐树
自有旁人论短长
虽说是满园花好无心赏
阮妈你带路我要回绣房

我的五姑娘啊
正月里开迎春十四五六

六月六看谷秀
春打六九头
二月里开杏花
杏子如豆

豆府脑就切糕
还有两个大馒头
三月里开桃花清明以后
后生子去上坟哭他的舅
四月里开梨花
大雨没下透
下不透
种高粱尽出些荵头
五月里开石榴锅底儿漏
漏了锅撒了米
没有法子熬粥
六月里开荷花荷莲生藕
藕坑里去摸鱼
我就摸呀我就摸呀
我就摸了一条大泥鳅

七月里

七月里开菱花
八月里开桂花
九月里开菊花
十月里也开花
十一月

大树后面假山石
假山石里头也开花

它就不开花

见阮妈
行动不像赏花玩景
东说说西望望
定有别的情啊
我这里假观花眼观耳听

假山石大树后有人藏身
太阳光射墙上现出人影
看形状定是公子王俊卿
因何故他把我的花园进
一定是阮妈妈暗牵红绳
你来的好正趁我的意
你看看
谁是真金那一个是黄铜
张五可用目瞟
暗叫声俊卿啊你欠斟酌
我与你作媳妇
执意你不要
偏说你表姐是绝代之娇
我看你
坐井观天见识太小
管中窥豹看不见
全身的斑毛

他拿着珍珠当烧料
他拿着黄瓜当香焦
他拿着琉璃当玛瑙
他拿着煤球当元宵
他拿着凤凰楞当雁雀
他拿着棒子面的饽饽
楞当那枣切糕

问阮妈
你看这两盆花哪一盆好
咱们可要把心眼
放上一个公道

阮妈妈你给我们放着吧
许你看许你瞧
许看许瞧不让你用手摸
我叫你
两眼瞅着我这菱花笑
海底下捞明月
你是捞哇你是捞哇
你是捞也就捞不着
咱们回去吧
天色还早
老爷知道会犯唠叨
我这口中渴
怎么那么巧
阮妈你去把水烧

点点头我明白了
他叫我走为的是把你瞧

这里边有计策
他完全不知晓
他要是知道哇
鞋铺搬家满露楦
八成要糟糕

快点来快点去我快点跑
叫他们两个见不着

叫一声王俊卿
你来得正好
顾不得女孩家
我这粉面发烧
小胆儿止不住
突突突突的乱跳
俊卿啊
有句话我要问问你呀
仔细您听着
婚姻事应不应我不恼
好不该说我不值半分毫
你说我心不灵啊
我这手不巧
又说我貌丑无才
我这身段不窈窕
今日你到花园看见我
我让你仔仔细细把花瞧
你看看红玫瑰
再看看含羞草
你看看藤萝盘架
在看看柳弯腰
你看看兰花如指
在看看芙蓉如面
看一看
满园的鲜花美又娇
我走一步凤展翅
走两步彩云飘
五可走了一个连环步

钗环响亮声啊声音高
我说俊卿啊
可笑你小小的书生
被花颠倒
意眩眩眼灼灼魂散魄消
顾意的在花园来回绕道

她好比散花仙女从天降
光芒四射满园香
她真正是
举止端庄性情豪爽
聪明伶俐腹内有文章
她行一步
百花低头把路让
说几句俏皮话钻人心房
最难得
她情深意重好模样
表弟你辜负这位女红妆
回家去对表弟诉说以往
愿你们并蒂莲一对鸳鸯

第七场  定计

清晨起我的兄弟喜信到
定佳期俊卿完婚在今朝
只喜得老头子哈哈大笑
我只得叫出女儿说根苗

忽听母亲呼唤我
绣房走出李月娥
每日里思表弟双眉愁锁
茶不思来饭也用不多
前思后想心里好难过
母亲唤我却是为何

我那我的妈呀
恨爹爹不肯与我把亲订
俊卿他决不会翻脸无情
眼看人家成鸾凤
我也不愿再为人
将心一狠我舍了命

你也不用哭你也不用闹
我有个主意实在妙
单等佳期到
打扮姑娘上花轿
老身我亲自去保镖
不可晚也不可早
张家的姑娘午时到
咱们提前子时到
到了门前吹锁呐
放鞭炮
二踢脚
抓住俊卿
掐住脖子把香烧
拜罢天地再把洞房闹
生米打成熟年糕
亲上加亲谁也管不着
谁也管不着

第八场  拜堂

这件事倒叫我神不定
却为何
两顶花轿同到家中
你不要花言巧语
把我二老来欺哄
我是哑巴吃黄连
有苦说不出

我们张家
父母主婚有媒又有证
你们李家
偷偷摸摸不光明
你老头子不愿意
趁早把闺女往回领
要不然猪八戒照镜子
里外不是人
打官司你也不能赢
反正是
拜了花堂入了洞房
十拿九稳
我们是
亲上加亲更近一层
这个村
我是有名的不好惹
二大娘我也不是
一个省油的灯
我看你是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老张家倒了霉
碰上你这个扫帚星
非打你个
脚巴丫子冲上朝天蹬
非踢你个
脑袋瓜子冲下倒栽葱
一巴掌
抽你个嘴斜带脸肿
我一拳打你个五眼青

我一见老头子心发蒙
这才是行船又遇顶头风
我的老头子
如今是生米已经做熟饭

你真可人疼啊

李茂林做主婚
可要了我的命
吓坏了学生贾俊英
见事不好赶紧躲
爹娘啊
事到如今顾不得丑
女儿我到洞房细问来由

我算走进了死胡同
那也行不通
我的天呀

不由五可怒冲冲
迈步我把洞房进
拜见来迟
恕未远迎

张五可用目瞅
从上下仔细打量
这位闺阁女流
只见她头发怎么那么黑
她那梳妆怎么那么秀
两鬓蓬松光溜溜
何用桂花油
高挽风籫不前又不后
有个名儿叫仙人鬏
银丝线穿珠凤在鬓边戴
明晃晃走起路来颤悠悠
颤悠悠悠
不亚似金鸡
叫的什么乱点头
芙蓉面美如远山秀
杏核眼灵性儿透
她的鼻梁骨儿高
相衬着樱桃小口牙似玉
唇如珠不薄又不厚
耳带着八宝点翠
叫的什么赤金钩
上身穿的本是红绣衫
拓金边又把云子扣
周围是万字不到头
还有个狮子锦带滚绣球
内套着小衬衫
她的袖口有点瘦
她整了一整妆
抬了一抬手
稍微一用劲透了一透袖
嘿露出来十指尖如笋
她的腕似白莲藕
人家生就一双灵巧手哇
巧娘生的这位俏丫头
下身穿
八幅裙捏百褶是云霞绉
俱都是锦绣罗缎绸
裙下边又把小红鞋露
满帮是花金丝线锁口
五彩的丝绒绳儿
又把底儿收
个头人不高不矮
人家不胖又不瘦
模样长的好哇面带忠厚
她的性情温柔
巧手难描画又画不就
生来的俏
行动风流行风流动风流
行动怎么那么风流
猜不透
这好姑娘是几世修
美天仙还要比她丑
嫦娥见她也害羞
年青的人爱不够
就是你七十七八十八
九九年年迈老者见了她
眉开色悦赞成也得点头
世界上这个样儿的
女子真是少有
这才是
窈窕淑女那君子好求
我见犹怜难启口
满腔怨愤全抛丢
稳稳当当一旁坐
等她开口再问来由

李月娥遮衫袖用目打量
打量她
多才多貌貌似天仙
仙女下凡凡间少有
这位五姑娘
姑娘俊俏就属她为首
首一次见了面
我从心眼儿里爱得慌
慌慌张张张张慌慌
满面怒气气势凶凶
她把洞房闯
闯的人人心乱乱一团
团团转转团团
我们团团乱转
闹的我是差一点
就没有主张
张五可
她虽然有那三媒六证
怎知我我抢了先
先来到到的早早不如巧
巧不如恰恰恰当当
我们拜了花堂
堂堂的张家小姐落在后
后赶上月娥女红装
庄庄重重行了大礼
送入洞房
饮了合欢酒见过喜神娘
端端正正大大方方
与俊卿并肩同坐红罗帐
我们是成对又成双
双双对对对对双双
不慌又不忙我坐了新娘

我学那姜太公
稳坐在钓鱼台上
她问我一言我再搭腔

问姑娘凤巢鸠占是何故
我与她
表姐表弟自幼配鸾凰
怎比我三媒六证样样有
怎么能凭媒证把婚求
任凭你口吐莲花不放手
直气得张五可
顾不得害羞

私进花园把我相
又托阮妈做红娘
今日你表姐把婚抢
这千斤的重担你承担

到此时真叫我无话可讲

险些儿弄一个假凤虚凰
我赠你的玫瑰花
我小心存放
我赠你的香罗帕
我仔细收藏
王俊卿李月娥天生一对
贾俊英张五可地配一双

全剧终

北京凌空评剧团演出

感谢:北京凌空评剧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21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