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查看: 8002|回复: 0

一出《海棠红》成就白玉霜和白派艺术

[复制链接]

794

主题

827

帖子

419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199
发表于 2016-5-8 21: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出《海棠红》成就白玉霜和白派艺术

评剧《海棠红》,最近由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重新推出了舞台,观众反响强烈,剧场接连爆满,呈现一票难求之火热景象,为深秋津门戏剧舞台增添了一抹亮色。


  《海棠红》是评剧白派创始人白玉霜从艺生涯的巅峰之作,也是评剧史上第一出拍成电影的剧目。这出名剧的诞生,记述着白玉霜曲折的从艺经历,也是评剧百年史的生动写照。


  偶然救场 白玉霜走红津门


  白玉霜1907年生于天津,因家境贫困,幼年被卖给评剧早期艺人李景春(艺名粉莲花)为养女,取名李桂珍。


  李景春时在天津最早的评剧班社“孙家班”演出,白玉霜常随养父到戏院后台去玩,喜欢上了评剧。一天,她正在后台哼哼《马寡妇开店》中的唱腔,被班主孙凤鸣(艺名东发亮、评剧早期著名男旦)发现,觉得她唱得很有味,便鼓动她上台“票”一出。白玉霜起初学过京韵大鼓,也上台演唱过,所以并不胆怯,但她没正式学过戏,便嗫嗫地说:“我只会半出呀!”“半出也行,后边我接着。”孙凤鸣当即拍板,就这样,白玉霜第一次粉墨登场,出人意料的是半出《马寡妇开店》竟然唱红。后来孙凤鸣就正式收她为徒,并给她起了个响亮的艺名“白玉霜”。


  白玉霜身材高挑,大眼睛,双眼皮,面貌清秀,扮出戏来妩媚艳丽,非常好看。嗓音宽厚低亮,吐字行腔柔媚好听。孙凤鸣为她“开坯子”教她《马寡妇开店》《花为媒》《王少安赶船》《雪玉冰霜》等十几出戏。最初在评剧早期名旦花莲舫的戏班中演配角和唱开场戏,后来因为花莲舫发生虐死养女一案,在天津难以立足,遁走关东,给白玉霜创造了一个机会,在她19岁时,就接替花莲舫当了主演。渐渐就在津京等地唱红。


  白玉霜勤奋好学,肯钻研、有追求,在唱腔上她不仅吸收了同时期的花莲舫、李金顺、陈艳梅、刘翠霞、喜彩莲等人的艺术精华,兼收并蓄,丰富了自己的腔调,而且还充分发挥自己中低音强,共鸣音好,丹田气足的特长,一改评剧老腔老调粗犷、激越,代之以委婉、柔媚,新颖动听。尤其是她采用的低弦低腔唱法,韵味醇厚、低回婉转,增强了评剧声腔的抒情色彩。她的独具一格的唱法尤善于刻画角色悲伤凄怆情绪,感人至深。所以,她演的《秦香莲》《李香莲卖画》《临江驿》《玉堂春》《赵芸娘》等悲剧,独具自家面貌,最为拿手。她还经常观摩京剧名家程砚秋、尚小云的戏,吸收了京剧的台步、手势、水袖等程式动作,丰富了表演手段。在早期评剧演员中公认她的身形动作最为优美考究,这也为她驾驭不同题材剧目、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夯实了基础。


  白玉霜出道之后,除去偶尔出关到东北地区演出之外,主要活动在津京范围。1934年她到北京(时称北平)广德楼戏院演出,戏码有《马寡妇开店》《因果美报》《锔碗丁》《贫女泪》等好几十出。其中有一出叫《拿苍蝇》。这个戏内容很简单:三个苍蝇精迷惑两个书生,后来妖精被降伏。白玉霜在这出戏扮演的苍蝇精扮相较出格,迎合了当时观众的低级趣味,非常上座,连当时市政府的官员们都来看。一天,市长袁良来看戏,散戏后派人送帖子请白玉霜吃饭,被白玉霜婉拒。这下惹恼了袁良,没过三天,广德楼的夜戏《贫女泪》刚散场,几个背枪的警察突然闯入后台,借口白玉霜演的《拿苍蝇》太“粉”,有伤风化,下了驱逐令,由警察押解,立逼着白玉霜上火车离开北京。


  经此挫折,白玉霜在津京两地都难以立足,一度灰心丧气。翌年恰好上海来人邀她去演出。此前,天津评剧名伶爱莲君、钰灵芝已在上海“跑码头”,但演出并不景气。上海恩派亚大戏院想邀风头正劲的白玉霜赴沪三班合演,以加强阵容,增强号召力。对此白玉霜起初也有些犹豫,她对养女李再雯(即筱白玉霜)说:“上海滩不好进,现在爱莲君、钰灵芝在那里撑不住。去了是三班联合,都是有名有姓的角儿,不卖大力气,让人家压下去,这个跟头可栽不起啊!”再雯安慰养母说:“娘,别担心,您的玩意儿好,上海有识货的主儿。即便唱"黑"了,大不了还回天津卫咱再闯荡。”就这样白玉霜率领华北评剧社于1935年7月离开天津,到了上海献艺。


  逼走上海 她因祸得福


  白玉霜到了上海与钰灵芝、爱莲君合作,三大主演同台献艺,不分主次,各展所长。起初上座率尚好,红火了一阵子。但观众仅局限于在沪的北方人群,当地人对评剧远不如对京剧兴趣大,再加上戏码陈旧,总是那么几出戏,缺乏新鲜感与号召力,渐渐票房萧条,观众越来越少。


  戏院经理突发奇想,提出要他们与天蟾舞台的京剧班社合演一出《潘金莲》以增强号召力。这个想法白玉霜他们很感兴趣,姐仨在一起合计,钰灵芝和爱莲君都认为白玉霜会表演、能做戏,主张她去演潘金莲。白玉霜起初有些犹豫,经不住姐俩儿一再撺掇,便表态:“既然你们姐俩儿这么看重我,我就去。演好了给咱评剧露把脸,演砸了还回天津卫闯荡去。”就这样,京剧武生演员赵如泉与白玉霜合作演出了《潘金莲》。赵如泉演武松唱京剧,白玉霜演潘金莲唱评剧。这一别开生面“两下锅”的演出形式,立即在上海滩引起了轰动。天蟾舞台连续爆满,产生了极大轰动效应。白玉霜凭借自己的表演才华,把潘金莲饱受富户欺辱、身心受到压抑,为爱而献身的性格刻画得淋漓尽致。尤其是戏中潘金莲面对杀气腾腾的武松,叙述自己被迫无奈嫁给武大郎和对武松爱慕之情大段念白朗朗上口、声情并茂、真挚动人,开评剧念白规范化与情感化之先河,成为经典。后来钰灵芝、爱莲君相继返回天津,留下了白玉霜独自在上海挑班,越唱越红。白玉霜在上海不仅首先使用了“评剧”的名称,而且第一个采用普通话,代替了早期的冀东语音,对普及评剧艺术作出历史性的贡献。


  对于处于起步阶段的评剧和白玉霜的艺术,当时褒贬不一。上海进步文化界人士田汉、洪深、欧阳予倩、阿英、安娥等看过白玉霜的演出,他们出于对大众化的民间艺术的热爱,热情关注白玉霜健康成长与进步,不仅在社会上造舆论引导评剧朝正确方向发展,而且还为白玉霜提供剧本,帮助她排练新戏。 继《潘金莲》之后又演出了《红娘》《玉堂春》《阎婆惜》等剧目,颇受观众好评。


  一天,正在上海明星影业公司担任编导工作的洪深,坐着黄包车到白玉霜下榻的临江公寓去看白玉霜。白玉霜和养母李卞氏对这位尊贵的稀客来访,感到心情非常激动,忙着斟茶倒水殷切招待。白玉霜满脸堆笑:“洪先生,难得您光临寒舍,一定是又给我送剧本来了吧!”洪深回答:“不是剧本,是给你送一部电影。”“电影?”白玉霜一脸茫然。洪深笑了笑说:“我请人给你写了一部电影剧本《海棠红》,内容是写一个评剧艺人的凄惨遭遇,故事曲折,打算让你去演。”同时还告诉白玉霜,京剧名家欧阳予倩,还专门为她写了几段唱词,用上了白玉霜最拿手的“反调”唱腔,非常感人。


  白玉霜听了激动地连连向洪深鞠躬致谢。洪深走后,她同养母李卞氏和养女李再雯念叨起来没完,祖孙三代兴奋地整整一夜未眠。因为电影《海棠红》的配角全由电影演员担任。剧社的演员们没什么事,为了不影响大家生计,她白天照样在戏院演戏,散了夜戏就去电影厂拍戏,虽然整天累得疲惫不堪,但难以抑制的亢奋心情,支撑她在很短时间里完成了电影拍摄任务。明星电影公司对《海棠红》这部电影非常重视,安排了最佳的演出阵容,除白玉霜之外,配角全由当时享誉影坛的演员担任。海棠红的丈夫陆怀仁由王献斋扮演;海棠红的儿子小荣由沈骏扮演;小荣的养母由舒绣文扮演;海棠红的继父由严工扮演;督军沈万昌由谭志远扮演……特请经验丰富电影圈名家张石川担任导演。电影一经放映,立即轰动大江南北,白玉霜也荣膺了“影剧双栖明星”称号,成为炙手可热的红伶。


  一出《海棠红》使白玉霜达到了登峰造极地步,评剧白派艺术得到广泛传播,推动了评剧的进步与发展。


  画龙点睛 白派名剧重生


  以继承与弘扬评剧白派艺术为宗旨的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在团长、剧团领衔主演王冠丽率领下,自2010年成立后,一直致力于白派剧目的挖掘整理工作,使一批湮没已久的白派经典剧目重现舞台,得到观众的欢迎与好评,成为津门剧坛一匹脱颖而出的黑马。


  多年来萦绕在王冠丽心头的就是把评剧《海棠红》重现于舞台。这也是广大评剧界人士和热爱白派观众的共同愿望。然而由于年代已久,《海棠红》一剧的电影拷贝经多方查询始终未有着落。白派剧团费尽周折,走访一些评剧老演员,搜集了解当初《海棠红》演出的只言片语信息。一向热心于继承与弘扬民族文化的李瑞环同志直接指导该剧的改编。他严格遵循艺术创作规律,在尊重传统、敬畏传统,以符合当代审美的全新创造赋予了该剧以新的生命,使之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新版《海棠红》的情节跌宕起伏,一环紧扣一环。剧中将评剧艺人海棠红的故乡与发轫地改在天津,写她走红之后,受达官富人、地痞无赖欺侮,无奈从天津躲到上海献艺,因为拒做军阀沈万昌六姨太而身陷囹圄。丈夫陆怀仁烟赌成性,为还赌债卖了亲生儿子小荣,一步步揭示出旧时代“天下乌鸦一般黑”,戏曲艺人走到哪里也逃不出反动势力魔掌的黑暗现实。戏的结尾收养小荣的上海富商邱老爷,将海棠红收留府中同享天伦之乐,海棠红母子分别十年后终于团聚。这一完美的结局深化了全剧的主题立意,颂扬了人性之美,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使观众于欣慰之中获得深刻的道德启迪。


  在塑造人物方面,改编者概括了旧时代艺人的共同经历,以深切的人文关怀和悲悯之心,塑造了一个屡经磨难仍恪守品格、心怀真情的海棠红形象,使这个人物具有了艺术的典型性。改编者还在唱词与念白上几易其稿,反复推敲、打磨,对唱腔板式的设计也都提出了具体要求,一字一腔都力求贴合主人公的遭遇、心境,符合性格逻辑。如在新编的“寻子曲”唱段中,板式采用了“摇板”,唱词则摒弃了华丽典雅的词藻,代之以“小荣,你在哪里”“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想你”等这样朴实无华的词句,凸显了海棠红十年寻子路上几近疯癫、崩溃的心理状态,其“字字血声声泪”的悲剧效果震撼人心,引起强烈共鸣。


  尤为值得一提的,李瑞环同志还亲自指导演员排练,启发演员准确把握人物思想感情和心路历程,使演员们深获教益。


  评剧《海棠红》重现舞台,在主演王冠丽如泣如诉的动情演绎下,观众无不为主人公海棠红曲折悲惨的人生际遇,自尊自爱的高洁品格及舐犊情深的母爱真情深深动容,不由得一掬同情之泪。更为李瑞环同志对此剧目妙手回春般的改编击掌叫好,祝贺白派经典评剧《海棠红》在津门得到“重生”。


2015-01-14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赵德明 孟中华
*略有改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