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查看: 7169|回复: 0

纪念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魏荣元

[复制链接]

794

主题

827

帖子

419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199
发表于 2016-11-24 21: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念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魏荣元




评剧创新的大功臣魏荣元
   魏荣元创造出了一个新的行当——评剧花脸,为评剧注入了新的活力。而且,又迅速完善了评剧的另一个行当——老生,并且成就了后来成为一代评剧名家的著名演员——马泰。
     如果把马泰先生对评剧的贡献比作一条宽阔的河,那么,魏荣元先生对评剧男腔的创新则如同这条河的源头。
     中国五大剧种之一的评剧,今年适逢诞生百年。1909年,在民间艺人成兆才的不懈努力下,原本只是街巷地摊表演的“蹦蹦儿”“莲花落”正式变身为评剧。这是评剧历史上一次了不起的飞跃。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评剧实现了更加辉煌的第二次飞跃,从一个只能演“三小”(小旦、小生、小丑)戏的地方剧种,变成行当齐全、能演各种大戏、遍及全国的大剧种。
     这第二次飞跃由中国评剧院领军,以评剧花脸唱腔的创立肇始,汇聚了诸多人才的智慧,挂帅人物便是魏荣元。
     创出评剧花脸
     1953年,中国评剧院的前身——中国评剧团整理重排传统戏《秦香莲》,决定由魏荣元饰演包拯。魏先生接到角色,就提出了一个创造评剧花脸唱腔的建议。在当时,这个建议十分大胆。因为此前评剧没有自己的“花脸”,舞台上出现包拯这类人物时,都是唱京剧唱腔。虽然很不协调,但谁也无可奈何。魏先生对这种不伦不类的“两下锅”早有改革之心。1952年他随小白玉霜一起赴朝演出时,贺龙同志看了他们的戏后就曾对他说,评剧的包公不应该唱京剧,没有大花面就创一个。从那时起,魏先生把这事牢记在心。此次重排《秦香莲》,他向导演表示“打死我也不唱京剧了”。但评剧的花脸怎么唱,谁心里也没数。魏先生为此日思夜想,反复推敲试唱,还多次虚心地登门向京剧“包公”裘盛戎先生请教,渐渐悟出了门道,与音乐工作者一起,经过一次次修改,终于设计出了包拯的评剧唱腔,这就是至今仍在传唱的“与驸马打坐开封堂上”唱段。

     这个唱段与以往的评剧包拯所唱有了明显区别:第一,唱的不再是京剧,而是评剧:第二,是评剧的调,但又是评剧没有过的调,比以往的男女同调低了4个音,被行内称为“越调”;第三,吸收了京剧花脸唱腔的鼻音和喉音共鸣,粗犷浑厚,既不失评剧韵味,又很有花脸气势。重排后的评剧《秦香莲》演出后,裘盛戎先生赞赏有加,对魏荣元先生说:“我演的是裘盛戎,你演的是包拯!”1975年魏先生和我谈起这段往事,还是那样自豪那样兴奋。
     魏荣元先生在《秦香莲》中成功地创造了一个评剧包拯,同时创出了一个新的行当——评剧花脸。这次创造不仅解放了魏先生自己,而且为评剧注入了新的活力。
     创新老生行当
     而此番男腔革新更大的效应在于,由于越调使男演员的音域有了充分的展示空间,又迅速完善了评剧的另一个行当——老生,并且成就了一位后来成为一代评剧名家的著名演员,这个人就是我的恩师马泰先生。而当时,在评剧界,马泰先生还只是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
     马泰先生天生一副好嗓子,但过去评剧男女同调,男演员嗓子再好,也很难出彩,所以只好给女演员当配角。有了越调,马泰先生宽厚圆润、优美抒情的嗓音有了用武之地。剧院领导看到马泰先生的潜力,大胆起用新人,剧院一批前辈倾心帮衬,使马泰先生先后在《野火春风斗古城》《金沙江畔》《夺印》《孙庞斗智》等一大批剧目中,成功地担任主演或重要角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马泰先生迅速蹿红而成为新评剧的标志性符号。在领导和编、导、演、音、美的密切配合下,由马泰先生领衔,中国评剧院一台台充满阳刚之美的新评剧相继亮相,又一台台引起轰动。评剧的辉煌时代热热闹闹地走来了!


如果把马泰先生对评剧的贡献比作一条宽阔的河,那么,魏荣元先生对评剧男腔的创新则如同这条河的源头。不仅如此,魏先生在演出实践中,对于马先生也是关爱备至。虽然他的资历很老,但却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我们团的女主演是小白玉霜、喜彩莲,男主演是马泰。他的嗓子好,唱得又好听。我的嗓子不如他,就是个大配角,今后要把好的唱腔给马泰唱。《向阳商店》里魏先生与马泰那段有名的对唱“叙旧”,魏先生也参加了创腔,但他真的把深沉有韵味的拖腔全部让给了马泰先生。难怪马泰先生对魏先生一直深怀感激之情。马先生生前曾对笔者说,姜昆在中央电视台主持节目时,曾对他作过一次艺术人生的访谈。访谈中马先生专门提到:“评剧越调的创立者是魏荣元,不是我,我只是演唱者;我与魏先生虽不是师徒,但他就是我马泰的老师!”可以说,正是魏荣元先生的“创”和马泰先生的“演”,共同推动了评剧声名大振,大展宏图。
     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笔者上世纪60年代初进入中国评剧院时,魏荣元先生已是名演员,但他很愿意跟我们这些小青年交流。耳濡目染,使我深知魏先生的改革创新精神并非凭空而来,而是优秀的德艺使然。
     首先,魏先生有着十分扎实的艺术功底,对评剧的长处、短处、改什么、怎样入手有着深刻的了解。他7岁随父学唱评剧,为生活所迫,还唱京剧、唱梆子、唱大鼓、说相声、拉胡琴,甚至被迫串胡同演唱。这种经历,虽然不堪回首,却为日后一业为主、博采众长奠定了坚实基础。
     其次,魏先生痴迷评剧,矢志不移。他的曲不离口全院有名。他能创腔、能记谱,这在演员中也是出类拔萃的。他有个特点,说别的事话不多,一聊起戏来话就没个完。上世纪60年代初,我那时尚未拜马泰先生为师,魏先生挺喜欢我,常带我到西四、白塔寺的澡堂,一边洗澡一边聊天,聊的全是戏。《一杯茶》是魏先生的著名剧目。记得他在谱曲时,还针对“这碗水”唱段最后的甩腔来征求我的意见。他先唱了一个一气呵成的甩腔,又唱了一个中间有偷气的,问我哪个更好。其实我那时是个孩子,也说不出什么,但他十分认真,对每句唱腔都要精益求精,是把我当成忠实的观众。《包公赔情》也是魏先生的拿手好戏,但他并不满足现状。有一次他对我说,“劝嫂娘”一段中“把嫂嫂当作我的老娘亲”一句唱,比较平淡,如果中间断一下,会更有感情色彩。如此等等。有时他拎着包回家,到剧院门口碰到一个演员问什么问题,他能给你讲上个把钟头,掰开了揉碎了给你唱,把回家的事都忘了。这样一个视评剧如亲生骨肉的人,能够创出新的行当自在情理之中。
     再次,魏先生是个艺德高尚、执著追求的人。他曾对笔者讲起,旧社会学戏常常吃不上饭,班主还逼他从三张桌上往下翻跟斗,上去以后,眼前直冒金星,跟头翻下来,就昏死在台上不省人事了。因此,他对新社会艺人的社会地位和生活的变化饱含感恩之情,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对改革旧评剧的主张自觉自愿地身体力行。对于评剧演新人、唱新人,魏先生同样投以满腔热情。排《一杯茶》魏先生演淘粪工人李祥。体验生活时,他和著名劳动模范时传祥一见面就交上了朋友。在和时传祥一起背粪桶劳动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如同亲兄弟,无话不谈。魏先生充分感受到淘粪工人对旧社会的满腔仇恨和对新社会的由衷热爱。他把这种鲜明的爱憎之情融入戏中,在这出小戏中创造出一个十分动人的清洁工人形象。
     魏荣元先生既是一位表演艺术家,又是一位出色的评剧音乐家。他创造的众多舞台形象,诸如包拯、乌木、钟离泉、陈有才、王永祥,虽然都不是主角,但个个栩栩如生。他的唱腔被人誉为评剧魏派。而他更为一大批剧目、人物设计了优美的唱腔,其中大部分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他是一个心甘情愿做“绿叶”和幕后英雄的人。他为评剧的发展发达,竭尽全力地贡献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是评剧改革难得的人才,这在中国评剧院有口皆碑。
     可惜魏荣元先生去世太早了,转眼离开我们已经33年。1976年11月24日,他因肝癌逝世时,年仅54岁。今年8月7日,是魏荣元先生诞辰87周年,往事如画,历历在目,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黄兆龙是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马泰的首位入门弟子,现在中国评剧院从事作曲。本文根据黄兆龙谈话整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